•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访谈
  • 陶小陵:解读心灵

    2017-01-13 匣钵堂   阅读数:6647 【字体:  【打印】 【关闭】

     

    我说小陵

    /杨声

    在我早期教过的学生中,保有最初梦想依然坚持画画的已经不多了。小陵的执著换来了今天的成绩,我为他高兴。

    算起来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那时候我在家乡的一个中学教美术课,有许多该校的高中学生跟我学画,小陵便是其中之一。那时我也年轻,一方面教他们画画,一方面和他们一样充满理想、充满热情。青春的朝气写在脸上,于我来说,他们是我那个时期青春记忆的载体。虽说是我给了他们与美术结缘的机会,而与他们亦师亦友的那段时光,却成为我最快乐、最美好的回忆。不知小陵可有同感。

    小陵出生于江南,身上的灵秀、聪敏之气必是有的。但他却另有一种诚笃与温厚,这反映在他的为人处世、言谈举止上,更影响到他的作画。从最初学画时对体量感、色彩感的相对敏锐而选择油画,到现在对忻东旺式具像表现画风的喜爱,在我看来都是这种性情影响的结果。

    2010年,小陵放下家庭和工作,来到北京学习。这是步我的后尘呢!我从他身上看到了我初来北京时的豪情与憧憬。但我也知道,如今的北京、如今的绘画界是怎样地浮躁与纷乱,打着“当代艺术”的幌子可以为所欲为,艺术现象五花八门、无奇不有。每一个初来北京的艺术学子都极容易被各种风潮所影响,也极容易在这种影响下迷失自我,迷失在圆明园、迷失在七九八、迷失在宋庄……

    但小陵不糊涂。他曾经也很为构成主义、抽象表现等画风以及各种艺术观念所触动。但他很清楚,作为一个油画家,尤其是在学院生长起来的油画家来说,练就一手扎实的造型基本功是必须的。而身处当代社会,艺术家更应具备最敏感的精神触角,才能创作出真正属于自己、属于这个时代的伟大作品。前者是他一直勤力而为的,而后者也正是他现在所关注的。

    就小陵目前的作品来说,一贯对造型能力的刻苦磨练已经卓见成效。在他所处的群体中,这方面的优秀也显而易见。而从画面的构成关系及抽象因素方面而言,他正在思考的是如何能够更完善地处理好形块、色块之间的关系,以及在此基础上油画语言的纯粹性。因为他知道:内在的张力才是使画面产生视觉冲击力的基本因素。这方面的工作自从来到北京之后在王克举老师的指导之下他一直在做,且进步很大。当然对于他的性情及画风追求来说,构成性或许更应该隐含于形象的背后,不动声色地支撑起具像画面的内在张力。如能做到如此,我认为他的作品就会趋于成熟了。从他近期的作品来看,我认为小陵是认同我的看法的。

    在他近期的油画写生作品中,小陵在有意识地通过夸张造型强化了客观对象的生存状态、及作画过程中的表现因素。这些当然是符合当代艺术的审美趣味的。虽然其中还能看到一些被人影响的痕迹(如忻东旺),但我能够看到他所表现的情绪是自我的,刻画的形象是鲜活、具体并具有时代性的。就写生作品而言,能做到这些已相当不易。我们都曾从学院这个传承体系中走过来,因此我不担心、并有理由相信小陵以他的才气与聪颖,在今后的油画创作中会很快找到完全属于他自己的精神乐园。

    以上与小陵共勉。

    (作者系中央美术学院城市设计学院教育推广与合作中心副主任,中国画工作室导师)

    鲍伽先生指导创作

    1.jpg

    参观《父亲》

    参观大足石刻.jpg

    参观大足石刻

    1.jpg

    参观画家朱进先生工作室

    参观毛焰工作室.jpg

    参观毛焰工作室

    参观忻东旺老师个展.jpg

    参观忻东旺老师个展

    河北师大徐福厚教授11.jpg

    河北师大徐福厚教授

    1.jpg

    世界美术主编、著名理论家邢啸声先生

    西藏行.jpg

    西藏行

    香港TVB电视台采访.jpg

    香港TVB电视台采访

    与丁方老师合影.jpg

    与丁方老师合影

    与宦栋槐老师、刘艺老师合影.jpg

    与宦栋槐老师、刘艺老师合影


    与启蒙恩师杨声老师合影.JPG

    与启蒙恩师杨声老师合影

    1.jpg

    与尚辉主编合影

    1.jpg

    与王克举老师合影

    与王琨老师合影.JPG

    与王琨老师合影

    与翁凯旋老师合影.jpg

    与翁凯旋老师合影

    与徐里秘书长合影.jpg

    与徐里秘书长合影

    与徐唯新老师合影.jpg

    与徐唯新老师合影

    与闫平老师合影.JPG

    与闫平老师合影

    与杨诚老师合影.jpg

    与杨诚老师合影

    与张利华老师合影.jpg

    与张利华老师合影

    职业画家南方先生.jpg

    职业画家南方先生

    中国艺术研究院姚永教授.JPG

    中国艺术研究院姚永教授

    解 读 心 灵

    文/陶小陵

    每次看自己的画都会不自觉的想起画时的情景,画时的激动已荡然无存,留给自己的是各种不足和缺憾,尽管如此,每张画记录了一个阶段我在艺术道路上成长的轨迹,其中有很多的不成熟、有很多的不确定、甚至语言上的不完善,但我乐此不疲。支撑我的是对绘画无尽的热爱,虽然无法比拟梵高为艺术而殉道的精神、也无法与伦勃朗为艺术而放弃世俗的尊重相提并论,但是我会一直以大师为榜样,在艺术求索的道路上孜孜不倦。

    很长一段时间认为绘画就是语言的不断完善,就是不断的加强所谓的基本功,而忽略了绘画的语言是以表达为目的的,为了学语言而放弃表达的时候,那么语言则成为一种负担,短时间内可能为某种技能的提高而兴奋,如果长时间的为此纠结则会身心疲惫。现在已能意识到绘画除了技法之外,还得有感受、意念、精神,如果艺术没有感受、意念、精神,艺术的形式(包括技法)也将停滞不前。纵观艺术发展史,风格的演变都寄予文化背景下,人们对创造精神的追求上形成的。

    从懵懂中似乎清醒下阶段要做什么,以前知道它有意思,但不知道它有什么意思。一方面从技法、文化的角度去研究,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用心去解读,从人性的角度、人类情感的角度去理解文化产生的原因和绘画形式产生的原因,与对象交流,在交流中去解读对象的心灵!艺术道路原本就是孤独的,不奢求别人的理解只求心灵深处的某种慰藉,耐得住寂寞体现出一位艺术家的品格,我努力着!

    匣钵堂艺术馆:

    匣钵堂致力于艺术家的宣传与推广,为艺术家摇旗呐喊!现向艺术家广泛征集作品,请将个人简历、生活照、10—20副作品照片打包发到邮箱183810329@qq.com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