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名家访谈
  • 李琦:绘事絮语

    2017-01-20 匣钵堂   阅读数:4690 【字体:  【打印】 【关闭】

     


    绘事絮语

    文\李琦

    记不起当时为嘛要画画了,现在回想起来可能是高中时数理化比较差吧!不管什么原因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不是从小就热爱画画、就有绘画的天分。糊里糊涂的画了二十多年,现在梳理一下自己的绘画之路应该是这样的:开始是为了升学,后来变成了工作,时间久了竟成了习惯,现在它应该算是我的生活了!但是我好像从来没有要死要活的热爱过它,就像我对待生活的态度一样:一任自然!

    魏晋是文艺自觉的时代,也是我向往的一段历史。冯友兰论及魏晋风度时说:有玄心、有洞见、有妙赏、有深情,而我什么都没有!又没有家学和名师~~这如何成为画家呢?!好在我以为我有一个与自己相适应的心态:自娱自乐!

    但这自娱自乐也绝非是件易事,陶渊明想到南山下自娱自乐结果沦落到要饭,现在想想陶渊明是决绝的,而后来的那些所谓的自娱自乐者都是效颦罢了!我也是其中之一!于是乎就成了“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的边缘人。其实中国的文人大都是内儒外道的,只是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该算作“文人”。但想做个文人的理想是真切的!

    那就朝着文人的方向努力吧!先喝喝茶读点书,再弄个小铜勺往砚台里舀几滴水研点墨~~生活真的就一下子文化了耶!而至于画画倒成了余事。

    中国有职业画家是在历史的两端,大多数时候画家都是业余的,尤其是宋以后,开此先河的该是摩诘和子瞻了,这是两个有着强势话语权的文人。他们的作用至少有两点:一是把绘画引向意象的表达,二是让绘画依附于文学。元人的绘画是第一点的结果;而明清很多画家的绘画走向了第二点指引的道路,于是到了后来绘画只有借助于文学才能更好的表达,这就是所谓的诗书画(看这仨字的排序)合而为一,其实对绘画造型性的削弱正是绘画的末途。徐天池正是这样的典型,就像徐建融教授说的那样:董其昌是上流无用、徐渭是下流无耻的典型。我生在下流但决不想无耻和欺世!所以宋人的苦心孤诣、元人的炼气于骨才是正本!子瞻是个了不起的文人,但官没做好,画画更是业余中的业余,所以我的老乡裴伯谦在《题东坡元丰四年黄州纪兴墨竹小幅》中有这样的评价“彭城一脉出湖州,有时题诗比画好。”子瞻自己也承认“内外不一,心手不一,不学之过也。”也许他是无意的、也许这就是他把绘画依附于文学的真正原因。绘画的造型性还是应该加强的,这是绘画之所以为绘画的根本;文人的气质是绘画的风骨,是绘画的品质所在!

    我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现在又有着做一个文人的理想。想到这就不自觉的有一点窃喜。但是翻翻家谱竟没有一个画家,不免又被泼了一盆冷水~~~窗外明月如霜,又让我想起了张打油,张打油至少做到了“思无邪”,而我辈能做到什么?!也打个酱油吧:

    落木萧萧夜漏清,

    幽居小日断人行;

    我生好比庭中树,

    只有明月共此心。

    匣钵堂艺术馆:

    匣钵堂致力于艺术家的宣传与推广,为艺术家摇旗呐喊!现向艺术家广泛征集作品,请将个人简历、生活照、10—20副作品照片打包发到邮箱183810329@qq.com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jpg

  • 上一篇:张志:
  • 下一篇:陶小陵:解读心灵